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 忠信笃敬网> 艺术
字体:

徐悲鸿和中国画的革新

2018年06月21日 浏览量:次 评论(0) 来源: 网络 发布者: (原作)范曾

艺术史上,但凡能留下痕迹的艺术家,绝对具有他本身的符号意义。这是属于他个人的,也同样属于他所处的时代。这就必须在审美领域有所拓展,或曰美的发现,总要使人们耳目一新。观众对艺术家的肯定绝不会奢侈,历史以公正而锐利的判断,决定在艺术史上艺术家的去留。无疑地,徐悲鸿的名字,经历了这样严峻的洗礼。

徐悲鸿先生在中国画坛上的主要活动时间是20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初。在这三十年内,中国社会风云际会、动荡激烈。从衰败、死亡到变更,经历了人间沧桑。他对祖国和人民的拳拳之爱与对光明和正义的眷眷之情,来自他品德的高尚和正直,这使他能独立以特行,遵道而得路。

徐悲鸿,作为一个性格耿直而近乎狷介的艺术家,首先在理论上向被他视为中国画痼疾的保守主义发难。徐悲鸿的矛头首先指向"末流文人画"和他们的理论。其间言辞激烈,大似讨檄。徐悲鸿的挚友、我姑祖陈师曾先生是提倡中国文人画的,徐、陈之间的观念并无龃龉。他们希望真正文人画优秀传统的振兴,他们力图将颓败的文人画予以剔除和贬斥。

徐悲鸿说:"中国画学之颓败,至今已极矣。凡世文明理无退化,独中国画在今日,比二十年前退五十步,三百年前退五百步……"他对末流文人画深恶痛绝,称其:"式微式微,衰落已极"。他曾说:"明末董其昌为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形式主义者,他又亲教四王中年辈最高的王时敏,故以后四王就成了宫廷体,变为没落的典型。"他认为四王的画所以不好,是因为"全无天真气,重重叠叠,好讲间架(其实都是人为,全部自然),树多是小树,不见一块嶙峋之石,远山仍是近山,画中少见人物,便有人物仍非当时人,所以不真实"。徐悲鸿对那些靠一本《芥子园画谱》起家的画家批评到:"画树不知何树,画山不辨远近,画石不堪磨刀,画水不成饮料。"他称这些山水为"八股山水"。对当时的中国人物画则认为"自明清以来,几无进取,且缺点甚多"。"如画衣服,难分春秋,开脸一边一样,鼻旁只加一笔,童子一笑就老,少艾攒眉即丑等等,岂能为后世法度?"又说:"其写美人者亦拘守一定律,以衣饰分贵贱,用大小区分圣凡,人人同面,略无长幼贵贱。"这些论述不免有偏激处,如对董其昌之评价。然而徐悲鸿的直率可爱,体现了他艺术家的个性。他不具有理性思维的周赡和精确。

目击艺术的沉沦,徐悲鸿不能袖手旁观,他热爱民族优秀的艺术传统,不能让他在凋零中死亡。他发出了中国艺术复兴的呐喊,主张"师法造化","以人为主题,更以人民的活动为艺术中心,舍弃中国文人画的荒谬思想"。

那么,中国画要革新、要前进,它的途径是什么呢?悲鸿先生提出了他的原则:"古法之佳者守之,垂绝者继之,不佳者改之,未足者增之,西方绘画之可采入者融之。"这个主张既避免了对传统的保守主义,也抑制了漠视传统的虚无主义,同时,进一步提出了中为体、洋为用,融汇中西画法之长的主张,这在中国画史上更有不同一般的意义。中国画史本身便曾体现了中外文化交流的精神,一个伟大民族文化的产生必然是善于吸取一切有益的养料,伟大的艺术不会产生在养料单一的贫瘠的土壤上。

徐悲鸿先生在艺术创作实践上身体力行,他的中国画给当时萎靡不振的中国画坛带来了清新、有力、刚劲的气息,他那"风入四蹄轻"的骏马,告诉人们中国画是不会长久"万马齐喑"的,难道他的马不正是带着时代的风声和雷声在画纸上腾骧吗?"九一八"事变发生后,他题画马云:"哀鸣思战斗,迥立向苍苍"、"秋风万里频回首,认识当年旧战场"、"水草寻常行处有,相期效死得长征"。面临祖国和民族的危亡,画家岂只是发故国黍离之叹,更重要的是抒发他积极抗日的愿望。祖国和民族的命运,就是画家本人的命运。徐悲鸿先生对祖国深切的爱恋,在其他的国画题跋上屡见不鲜。1940年徐悲鸿完成了取材于《列子·汤问》中的一个神话故事《愚公移山》的巨幅国画创作,它表现了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——克服困难的决心与顽强的毅力。徐悲鸿创作这幅画时,正是中国人民进行艰苦的抗日战争时期,画中的寓意是要坚定大家的斗志,不怕苦难,持久抗战,一定能获得胜利。这幅气势雄伟的作品,讴歌了人民的力量,给人们一种必胜的信念。

徐悲鸿《愚公移山》

光明终于来临了,1949年,胜利了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!徐悲鸿先生以满腔热情迎接新社会的诞生,画家题画不再是那种忧思难忘的情调,灿烂的阳光沐浴着悲鸿先生在黑暗中摸索了几十年的画笔,他题画马云:"山河百战归民主,铲除崎岖大道平"、"百载沉疴终自起,首之瞻处即光明"。倘使徐悲鸿先生能活得更长久,相信他会画出新时代的伟大画卷,可惜画家在新社会仅仅生活了短短的四年,便与世长辞了。

岁月递嬗、时代变迁,然而徐悲鸿的作品所倾注的全部热情,今天还具有感人的魅力。一个艺术家,只要他不负时代的重任,只要他的作品曾为人类的进步和光明贡献过力量,那么,他和他的作品就是祖国和人民的宝贵财富。其次,徐悲鸿先生国画革新的主张符合艺术本身的发展规律。中国是一个文化悠久的、有着灿烂的古代文明的东方古国,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。我们的祖先为我们留下了一笔无与伦比的文化遗产,绘画也不例外。但是,一个艺术家不能登高远瞩,不能继续前进,那么丰富的遗产也会成为固步自封的羁绊,使自己变成抱残守缺的古人的奴仆,以为对古人创造的那些完美的程式、规律和技法,只要掌握了,便能以不变应万变,这很容易导致艺术日益脱离生活,失去这些技法原创时的生命力。徐悲鸿先生的主张和实践,无疑对今天中国的画家有着借鉴的意义。

今天的中国画家,有着徐悲鸿先生所无法比拟的优越的社会条件。中国画创新这个永远存在的课题,依然摆在中国画家的面前,这不只是一个具体实践的问题,同时也是一个美学领域里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。它所包含的广泛内容,远非这篇短文所可尽意。不过我们可以概而言之,一切严肃的、大胆的、真诚的探索都是中国画发展所必须的。我们所要谨防的是艺术上的欺世,所决不苟同的是打着新的旗号的骗术。

.

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我来说两句